当前位置:主页 > 创富图库彩图2020年 >

典型人物写作:发掘核心价值激昂时代旋律

发布日期:2021-09-25 20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大家好: 非常荣幸,能够到新闻界有着极为看重的会议上,汇报自己在新闻实践中的一些思考。也非常高兴代表新华社的朱玉大姐、张东波同志,对创作通讯《英雄赞歌:记独臂英雄丁晓兵》过程中的一些收获作 ...

  非常荣幸,能够到新闻界有着极为看重的会议上,汇报自己在新闻实践中的一些思考。也非常高兴代表新华社的朱玉大姐、张东波同志,对创作通讯《英雄赞歌:记独臂英雄丁晓兵》过程中的一些收获作简要汇报。

  新闻是迷人的。新闻之所以迷人,就在于它总是新的。从这个点位上看我们的新闻创作,其挑战和机遇都与“新”字有关。就拿《英雄赞歌:记独臂英雄丁晓兵》来说,它要描写的对象是一个持续多年不断有报道的人物,它要阐述的事件是过去20年间已经为大多数人熟知的典型人生,它要传递的信息和思想是当今社会占主流地位的理论和原则。等等这些,把一个“新”与“老”的矛盾突出地摆到了我们面前。

  在处理这个矛盾的过程中,作品可以说成功地找到了一条路。那就是通过发掘核心价值,激昂时代旋律,统一而不是激化这个矛盾,运用而不是掩饰这个矛盾。这样的思路,帮助我们较好地实现了“新得有力度、新得有深度、新得有高度”的目标。那么,发掘核心价值,激昂时代旋律,又通过什么途径来实现呢。说实话,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。我想,联系这篇作品的创作,有几个方面的问题是比较重要的。

  写丁晓兵,是中宣部的安排。为写好当年推出的这个重大典型,各新闻媒体都派出了强大阵容。首都2O多家新闻媒体共来了7O人。各媒体派出的都是抓典型、写人物的高手。中宣部宣传局的负责人明确宣布,这次典型宣传不提供“原始稿件”和“参考稿件”,所有媒体都独自采写稿件,经统一审稿不符合要求的,要退回去。从这些要求中,我们可以感受到对写好丁晓兵的重视。作为党报,作为中央媒体,作为一个发挥舆论导向作用的新闻作品,怎样写出一个真正具有典型意义的、与典型的本来特色相一致的人物?这是一道新闻记者人人都要面对的难题。这个难题的核心,是如何处理坚持“党性”与张扬“人性”的关系。

  党性与人性,是两个重大话题。似乎很抽象,很不现实。其实不然。新闻报道的每一个重要作为,都离不开正确理解和处理好这二者的内在关系。它们无处不在,无时不在。

  党性,是政党的固有属性。我理解,我们所要坚持的党性,在当今时代就是人民性、先进性和原则性。人性,用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的解释来说,就是“人所具有的正常的感情和理性。”马克思主义是承认和尊重人性的。马克思曾经说过:“他们的需要即他们的本性。”(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》:第1版第3卷第514页,人民出版社,1979年)。在《宣言》中,马克思鲜明地提出了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命题。但马克思主义反对抽象地谈论人性,认为人在本质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。我们党历来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,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党奉行的是“以人为本”的科学发展观。这都告诉我们,人性是党性的基础,党性是人性的升华。人性与党性并不对立。按照新闻传播的规律和任务,牢牢把握人性与党性的内在统一性,特别是在典型报道中注意讲究人情味、发掘人性美,增强舆论宣传的影响力、感染力和渗透力,是十分自然的事情。

  然而,曾几何时,典型报道从萌芽生长,到成熟繁盛,曾经有过辉煌,也有过畸变。有人议论“谁使典型陷入尴尬”、有人说“让典型报道退出”。对典型报道中的问题进行反思,那种人为地制造一些高、大、全式的典型,把党性与人性对立起来,或者抽象地、孤立地、极“左”地追求党性的做法,使典型像“神”不像人,不食人间烟火,脱离社会公众,缺乏人文精神,是导致这些问题的重要原因。幸运的是,经过这些年的探索与思考,典型报道已经逐渐从盲目“造神”向关注人性回归,逐渐赢回了人们的信心和尊重。

  写丁晓兵,本身就是写人。写一个英雄的人,活生生的人,令人感动的人。在采访中,朱玉同志就曾感慨,她对丁晓兵的了解是从对丁晓兵本人的最基本生活展开的。一个少了右臂的人,连生活自理都困难,是怎么带兵的?走进了军营,在部队荣誉室里,看丁晓兵当年用鲜血换来的“边陲优秀儿女”金质奖章;从录像资料中看丁晓兵抗洪抢险、单手扑打山火; 走进了丁晓兵的家,看他的妻子和每天学习的地方,最终,看到的是一个血气方刚、粗犷豪放的男人,一个有着丰富细腻内心世界的党员,一个对国家对人民群众饱含着深爱的中国军人。

  顺着丁晓兵这个具体的人,把丁晓兵从抽象的人性中解放出来,放在他的生活、奋斗、成长的事业中,放到他的理想追求中,一个深刻而震撼人心的形象就清晰起来,一个把人性光辉与党性魅力统一到一起的线索,就突显出来。找到了这样的线索,这样的形象,就找到了文章的灵魂。包括他喜欢的颜色,他在战斗中的英雄行动,他用左手行军礼,他的喜怒哀乐,他让年轻的妻子与战士们一道跑五公里时,有意朝战士们大喊:“你们怎么还跑不过一个老太太!”等等,都把一个既壮烈、可敬,又鲜活、可受的人,奉献到读者面前,使人们能够从人物心灵深处窥探生命力的源泉,使英雄人物因平凡而真实,又因真实而感人。不仅清晰而有力地展示了英雄主义的时代主题,而且令人为之一动,会心一笑。

  《英雄赞歌:记独臂英雄丁晓兵》在文法运用上,更多地选择了跳跃的结构、跳跃的思路和跳跃的文词。但从通篇的核心风格看,所有的跳跃又如同一个个构成主旋律的音符,统一于一个五线谱之中,统一于丁晓兵人生追求最强烈的节奏之中,构成了一个连贯的过程和持续的冲击力。从丁晓兵的奋斗过程来看,跳跃的结构更能适合重大的主题。丁晓兵是一个重大典型。他重在哪里?重就重在他以祖国、人民和党的根本利益为重。他大在哪里?大就大在他以伟大的事业为人生终极目标,以宽广的胸怀对待个人的伤、残、苦、累、险。他从一名伤残战士,成长为一个武警部队的团政委;从一个战斗英雄,成长为“时代先锋”,经历非常丰富。他为什么会常说“为祖国”、“为人民”、“为党争光”?他在克服一个又一个人生挑战中,向我们展示了什么样的价值追求?这些思考,最终反映在整个篇章结构上了。主通讯的几具小标题分别是“出征—为了祖国”“进攻—直面困难”“突围—超越荣誉”“敬礼—向着人民”。这样的跳跃,无疑是沿着丁晓兵的人生轨迹在书写的,也无疑是丁晓兵的理想信念中最核心的部分。

  从丁晓兵的身份特征看,这样的跳跃又反映了他的军人特色。就一般意义来说,军人职业无非包括两个大的方面,一个是最能彰显军人价值的战争和战场,一个是军人特有的言行与生活方式。对于前者,有心的人们,特别是对军队打仗的过程有了解的人们,都会注意到这个通讯中的一些特有的词汇:“出征”、“进攻”、“突围”、“敬礼”。这些出现在标题上的词语,其实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战斗过程,它的终点指向胜利,指向人民,指向丁晓兵的价值观深处。对于后者,即军事化的言行和生活方式,在通讯中则无处不在。通过人物对话、简短化的语言风格、对场景的跳跃式描述,等等,实际上就创造了一种氛围,强化了一种生活画面,给人以富于节奏的印象,更便于反映丁晓兵的人格、风格和性格。

  从丁晓兵一稿面对的受众看,一种跳跃的文风更适合人们的阅读偏好。当今时代,是一个合着强劲节拍前进的时代。当今的人们,是喜欢大跨度激发兴趣和热情的人们。文字与文法的跳跃,视野与思维的跳跃,知识点与兴奋点的跳跃,都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时代性的偏好。这种偏好,还由于人们的网络阅读、香港曾神算香港马公开,交叉阅读、忙里偷闲式的阅读,变得越来越强了。一个平铺直叙的文章,往往难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给读者以深刻印象。作为一篇通讯,却必须在最初的几秒钟,或一两分钟内,抓住人们的眼球。这样,一种跳跃式写作,一种不失严谨、有着连贯思路的跳跃,就容易受人欢迎了。

  英雄人物,是时代的产物。正如马克思曾经引用爱尔维修的话所说:“每个社会时代都需要自己的伟大人物。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,它就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。”

  英雄传奇,是新闻与文学作品的永恒主题。描写英雄以及英雄式的典型,从来都反映着一个民族、一个集体、一支军队的历史情结和现实愿望。一个历史性的追求,一种历史性的写作,往往会影响一个新闻作品的描述方式,甚至是主题的选定。

  《英雄赞歌:记独臂英雄丁晓兵》,在主题选择上,就大胆借用了一首著名歌曲的名字。那就是《英雄儿女》这部电影的主题曲。确定这样的选题是不容易的。要做到恰如其份也不易把握。一旦选定这个题目,我们塑造的丁晓兵就会让人们自然地去比较。和谁比?和《英雄儿女》中的英雄们比,和《英雄儿女》这部电影创造的英雄气氛比,和《英雄赞歌》这只唱遍中国、妇孺皆知的著名歌曲所具有的崇高境界比。这实际上是把一篇通讯,放在了火山口上,自觉地经受考验。成败在此一举。现实社会,已经很长时间处在和平年代了,在人们的记忆中,那样一个年代的战争已经成为神圣精神家园的一部分,弄不好,会破坏人们对一个现实典型的印象。所以,这可以说是一种险中求胜的选择。

  另一方面,还有丁晓兵本人的历史与现实联系。20年前,他在那场战争中表现如何?他随后的日子还是一场战争吗?在这一个持久的“作战”中,他的敌人都是谁,他的历史该怎样书写?丁晓兵没有让人失望。他的事迹中,给我们提供了打好新闻创作这一仗的充弹药。他为了赶上别人写字的速度,倔强地用左手到图书馆抄书,一个月抄断了9根钢笔;他不为荣誉所困、勇敢超越荣誉境界;他不爱钱,不收礼,与洪水作殊死搏斗的果敢等,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典型事件。通过把这些事件精选出来,反映在不同的历史画面中,把一个依然在战斗、依然那么英勇、依然动人心魄的丁晓兵,就反映出来了。

  更重要的,www.35677.com是从历史的根底出发,照应我们所处的伟大历史现实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?就在前些天,就在2007 年的11月13日,同志在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上有一个讲话,他说: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处在新的历史起点上。”他认为,“一个与时俱进、改革创新、民族生命力和创造力极大迸发的时代,必然是广大作家创作热情空前高涨、文学艺术空前繁荣的时代。”人们对丁晓兵有感情,被丁晓兵的事迹所感动;人民日报推荐丁晓兵的报道参与评奖,各位严格的专家们把十分宝贵的新闻一等奖给予这篇通讯,我想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,就是丁晓兵其实就是我们中国的一种写照,是当今中国人、中国、中国军队和中国普通百姓们的一种生动写照。我们曾经惨烈地战斗过,曾经壮烈的牺牲过,我们的身体还带着残疾,我们也面临着种种赞美、刁难或非议,但我们仍然要冲锋向前,仍然要奋力拼搏!

  审美是一种高层次的心理活动。美的感受必然来源于美好事物的引导和美好情绪的刺激。丰满的激情与理性的思考,是人类审美过程中两个近乎对立的方面,又必然是最终统一的方面。没有理性的激情,最终是一种疯狂;没有激情的理性,结局必然是枯萎。

  《丁晓兵》一稿,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蕴藏理性的创作,就是充满激情的创造。对于长期从事典型报道的记者来说,尤其是经常面对英雄模范人物、面对大无畏的生命牺牲的新闻工作者,本身容易存在一种审美疲劳。要感动别人,必须首先感动自己。怎样让丁晓兵感动自己?在采访中,在几天几夜的闭门思考中,在反复领会人物内心世界的过程中,特别是把自己也摆进丁晓兵那样的生活困境中去感受、去模仿、去打磨,才能产生真正的火花。事实上,每一个写丁晓兵的人们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。如果说《丁晓兵》一稿一下子能够抓住人,应该说功在激情。

  然而,激情写作却不是“硬说”。我们在内心深处,有一种愿望,或部有一种期待。这就是给自己的新闻生涯确定了一个远大的目标。这个目标如果体现在感受和写作丁晓兵上,就是这样一种想法:不是简单地运用激情,把自己的赞美之词堆上去,而是致力于一些特点环节的细节刻画。在深入采访之后,在生动细节之中,经过精致描述和精心设计,把那些具有普世价值的主题思想,自然地流露出来,按照新闻这种文体自身的独立品质和规律性要求展现出来,通过情感与理性的交融层层递进地表现出来。激情虽然高昂,但因为内含的丰富与思想的迸发,它并非不可琢磨和把握,而是实实在在的冲击。理性的追求虽高,但却没有过份的或过多的生硬说理和一味灌输式的枯燥说教,而是力求在情感推进到最必要处、最需要发挥的地方,通过与人们心灵的对话展现出来。是否达到了这样的目标,我们自己不敢说,但古人讲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但愿我自己有一天能够实现这样的愿望和追求。